一点政治 

真的所有人不要觉得自己说不好英语(任何外语,但尤其是英语这个傻逼语言)是一件怎么样的 值得羞耻的事,就不说说烂了的口音啊语法啊这些虚无缥缈根本没有实际意义的词,对它们就是construct构建出来的词,一个人说你讲的话是“错‘与否或者‘带口音’与否完全取决于他,他们看到你长着黄人脸脑子里就会对你的语言加滤镜了。这些都是老生常谈。

真在国外,真要是不‘会’说当地的语言顶多是给你自己造成一些不便,不可能给所谓的当地人带来什么麻烦,你也不用觉得对不起他们一样,你能走出来在世界另一个地方落脚生活 这个过程里需要‘证明’的东西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想象也不用经历的,他们根本可能十分之一都做不到,如果是中国人用润的方式到了另一个国家 变成了移民的身份,那么就代表那个国家的郑府就是会剥削 利用你这个移民的身份,again你的一切都会被那个系统重新构建一遍,你的劳动,所代表的文化,所谓的什么价值等等等,我不想留下这样的印象但是你已经是一个受害者了因为他们的政府不可能把你优先于本国国民,即使你入籍了,享受’同样‘的政治权利,你作为某种叙事的主语所代表的东西不会变。

但是我真的不愿再渲染那种苦大仇深 我们都是亚细亚孤儿的论调即使我深深体会着这种痛苦,因为我们要生存,润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活得更好,不然呆在中国好了,我今天就是要说在国外不会说外语不想说外语就别说了,没关系,想跟中国人玩就玩,没有外国朋友就没有,不要天天想着怎么融入,怎么向外国人证明你跟粉红不一样,再向中国人证明你混的圈很local,因为他们根本懒得在乎,因为你得首先把自己当人看而不是‘清醒的中国人’ ,我知道很难,我也不能完全做到,但每每看到所谓的跑路博主在那逼逼语言的重要性(不是说 不重要,)还有什么如何融进外国人圈子 交当地朋友 找对象 ,什么‘克服’你想讲中文 跟中国人玩的心理,去了解什么当地文化,我都想草泥马,我们已经够焦虑了。

在上海的老外 封城期间都有各种服务人员给他们翻译英文,一张嘴半句中文讲不利索他们也从不觉得是什么问题,平时也是只跟上海白人玩,他们有多少是削尖了脑袋去‘融入’的?这背后不是单纯因为他不想,是因为他可以不想,中国这个系统允许他做人上人,把歧视 困难都给他挡掉了。你在国外做相同的事情阻力就很大因为系统逼着你assimilate 用各种没有必要的限制卡你,然后你还要觉得是自己的问题,不是我跟你说他们都是傻逼。我们全部的痛苦都来自于从一个独裁者手里跑到另一个殖民者手里,能不痛苦吗,但是我们都浪费了这么多年在痛苦上,在哭自己和同胞的命运上,就不要再有愧疚了。我想活,让我们活。。。。

RT @[email protected]

这次上海泄漏的23 tb数据如果是真的,FBI 拿到手后直接可以直接获得中国一手的舆情和治安数据。更有甚者,可以直接坐实中国政府在新疆干了什么,国际上直接炸锅。

而这些数据,在Breached.co上仅仅售价10 btc,不过几张中美航班头等舱的机票钱。不愧为建国来最大规模的信息泄漏事故。

🐦🔗: twitter.com/real_PorterLing/st

Mastodon 在用户删除账户时,是否会像删除一条嘟文时那样,通知所有 follow 这个用户的实例,把在各个实例上缓存的嘟文,也一起删除(虽然这样嘟文仍然可能被辗转保存到第三方实例)?

还是说只是删除本地嘟文,其它实例保存的内容就自生自灭了?

WSJ 提及中文长毛象的全文: 

cn.wsj.com/articles/%E9%9A%8F%

随着中国加强控制社交媒体,一些用户在网上另寻他所

当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之一微博(Weibo)开始在网络上显示IP属地时,Iris Lin决定是时候离开这个平台了。她称,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导致互联网用户受到骚扰,失去隐私让她觉得受到威胁。微博是类似Twitter的平台。

25岁的Lin住在中国,她说,这只会让敢于发表意见的人沉默。她称,再试图留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已经没有意义了。她表示,是我们的祖国在赶我们走。

今天春夏有一批中文用户离开了中国一些大型社交媒体网络,Lin是其中一员。这些用户离开的部分原因是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在4月份采用新规定,要求用户确认身份,并显示他们的IP位置,外国用户显示所在国家,大陆用户显示所在省份。

上述规定对于一些用户来说是最新冲击,这些人此前就已寻求离开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网站,设法到网上其它地方栖身。他们称,网络审查和骚扰的程度已经变得无法忍受。

许多人现在正试图在其他网站上重建社交网络,并说服其他人也这样做。

最近在中文媒体用户中流行起来的一个网站是长毛象(Mastodon),这是一个基于开源软件的微型博客网络。根据一个追踪该网络上中文用户的自动程序,4月底至7月中旬期间,长毛象的中文用户增加了逾5.1万。在全球范围内跟踪不同社交媒体网站的使用情况难度很大,因为许多公司并不公布用户的国际细分数据。

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网站,如微博和豆瓣,面临监管机构要求其控制网站上内容的压力。豆瓣有一些与Twitter和Reddit类似的功能。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上周六表示,今年前六个月约谈近3,500家网站平台,并对其中283家网站平台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罚款处罚。

监管机构因微博出现被认为违法违规的内容而约谈了其代表,针对豆瓣“对用户发布的信息未尽到审核管理义务”,监管机构约谈了其代表。监管机构对这两家公司进行了罚款处罚。去年,监管机构认为这两家公司对内容审核不严,对其处以总计345万美元的罚款。

这两家公司以及国家网信办均未回应就本报道置评的请求。

4月微博表示,开始显示用户IP所在地,以打击虚假信息传播及保护用户权益。豆瓣开始要求海外用户通过中国电话号码或他们的身份证来验证身份。两家公司实施这些措施两个月后,中国互联网监管部门通过了一系列新规则要求进行这些调整。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一名29岁的中国学生说,由于这些新规定,他在使用豆瓣12年后决定放弃这个平台。这位学生说,如果说之前我是对审查制度感到绝望的话,这次我被激怒了。他和上文提到的Lin都转向了长毛象(Mastodon)。

到目前为止,用户流失似乎并未侵蚀微博和豆瓣的整体用户数量。虽然两家公司在4月和5月都流失了用户,其中微博流失了2,700万,豆瓣流失了27.8万,但是根据中国互联网数据追踪机构Analysys的数据,两家公司的用户数量自那时起均有回升。根据Analysys的数据,6月份微博应用拥有4.76亿月度活跃用户,豆瓣有1,170万。

目前尚无法确定讲中文的社交媒体用户是否正在逃往其他主流网站。Twitter称其不公布国际用户数量。Meta Platforms Inc. (META)和Reddit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Myles Wang是澳门的一位大学教授,在豆瓣上,他的发言曾在参与社会科学和政治讨论的用户中很有影响力。他说,他选择长毛象而不是Twitter,部分原因是担心在国外主流社交平台上有影响力会危及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根据一项基于公开资料对中国言论犯罪记录的统计,近年来,有100多名中国公民因在Twitter上发表政治言论而被捕。

Wang说,这就是为什么长毛象是一个避难所。

长毛象是一家德国软件开发商在2016年创建的,提供类似于Twitter的功能,但允许用户加入各种社区,这些社区托管在不同的服务器上。现在,大约有15万名讲中文的用户使用长毛象,入驻了其中的100多个社区。

已离开中国社交媒体网站的用户表示,他们做决定并非只考虑到能否讨论政治。很多人都说,他们只是想在一个给人以更友好感觉的环境中讨论自己的爱好、烹饪或家里的宠物。

中国音乐人梁欢2020年依托长毛象服务创建了社交网络Live Bar,作为微博的一个替代品。2018年,微博对梁欢的账号作暂停处理,他失去了与200万粉丝的联系。他描述了在意识到再也不能分享音乐、诗歌和搞怪自拍之后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梁欢说,我感觉自己与世隔绝了。

随着长毛象受欢迎程度增加,该服务也引起了中国互联网相关政府部门的注意。梁欢说,Live Bar问世六个月后就在中国被封了。其他一些高人气中型站点也在近期中国用户大量涌入的情况下于6月被封。

多个长毛象站点的管理员表示,自那以来新用户增长已放缓,主要是因为中国用户现在需要使用VPN来访问那些被封的站点。不过,新站点不断涌现,与中国审查机构玩起了打地鼠游戏。一些站点很快创建了复制版,在中国境内无需使用VPN即可访问。

长毛象的一些早期用户说,他们对于在该网络上重建充满活力的社区充满希望。34岁的软件工程师Leon Zhu两年来一直试图把他的微博好友带到长毛象。Zhu说他认为,言论自由在中国被持续侵蚀将促使更多中国互联网用户——哪怕是不关心政治的用户——来到长毛象。

Zhu说,我觉得,在长毛象我不是难民,我是一个定居者。

2008年的汶川地震後,正就讀小學六年級的我捐出了50元——我幾乎所有的零花錢。當時全國民眾上下一心,有人捐款,有人親自前往四川當志願者,大家都為災後重建的援助盡自己的一分力。
香港人在之前的八九民運和華東水災時,都已在精神和物質上給予內地人民很大的支持。汶川地震也不例外,我最印象深刻的是演藝界舉行的512關愛行動,那首由所有藝人演唱、改編自《海闊天空》的《承諾》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於電視台和各種公眾場所都反覆播放。香港政府、多位富豪、社會各界和全港民眾都紛紛伸出援手,捐款以百億計。在零八年,經歷雪災、地震、奧運,港人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達到最高峰,兩地前所未有地團結。
但諷刺的是,同樣是因為汶川地震,中港的「蜜月期」開始走向下坡,且在後十年間徹底破碎。重建工作開展後,人們發現捐贈的款項中有大部分去向不明,當然是被地方官員和紅十字會等機構中飽私囊了,而承諾的很多重建項目也沒了下文。這件事變成了中港關係變得惡劣的導火線,再加上內地遊客和赴港產子的孕婦搶占香港有限的資源,以及中央政府的一系列政策,使得港人對中國變得心寒。於是在再一次的四川地震發生後,香港人不願再大量捐款了,也就有了黃毓民「酒濃於水」的這個名場面:(youtu.be/Qm7Ve8C1TXk ),當時這個視頻還能在國內網絡傳播。
如今十幾年過去了,中國好像並沒有吸取到任何教訓。仍有很多無法應對的「天災」,食品安全問題和豆腐渣工程依舊存在,政府和福利機構仍在中飽私囊。最明顯的變化就只有比黃毓民溫和的多的發言在如今都會迅速被刪帖。事實證明,中國政府不會變好,中國人也是記吃不記打,活在這個國家就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承受這所有的一切,無法避免,直到死亡。

你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也只能被迫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不仅不知道失踪的维吾尔亲友到底在哪,刑期多长;更痛苦的是剩下还在外面的人需要假装一切如常。我一朋友失踪前已经有些预兆:会突然长达一周不回信息;偶尔出现时会说他一切都好不用担心,但是语音背景有些令人不安的声音;会突然话没说完就匆忙说“我有事下了,等一会回复”这个“一会”指的是一周后;最后说要去乡下看望亲戚可能长时间信号不好,之后彻底不见了。

有些共同的维吾尔朋友跟我说已经悄悄把他的微信删除了,因为怕连坐;我是汉族,尚不至于因为仅仅存着他的联系方式而被抓,但是我也什么都不能发。失踪比坐牢还惨——如果朋友坐牢,周围的人对他鼓励几句“加油,熬下去,我们等你出来”,不犯法吧?至少能探监吧?但是我在微信连“还好吗?希望你平安”都不能问,因为他失踪前的“剧本”是去看亲戚。如果我问了(很多维吾尔朋友都说这样的“重点人员”微信一定被监控),说明我知道他失踪了,说明我大概也知道了集中营这种事,这时候我的汉族身份估计也不太能保护我(不排除会被上门查手机和电脑,检查我有没有“对外抹黑中国”,即把这件事到处说,等等)。

所以,一切只能按照“剧本”走,周围的人只能遗忘,或强行假装他一直在乡下亲戚那里,过着一种认知扭曲、有失真感的“正常生活”(当然更多的人是直接消失音讯全无。我们至今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朋友有特殊剧本。)一个已经“习惯了”这种事的维吾尔朋友安慰我:“如果你还要过好自己的生活,你只能当他死了。”他自己也被短暂拘留过两年,他平静地说:“我早已习惯了身边的人随时会失踪,自己也随时失踪这么一种状态。”到底是多“常态”,才会这样“习惯”?

在海外的维吾尔人寻找自己亲友时,总是会举印着他们大幅照片的海报和牌子;这次BBC泄漏的照片文件,也让人突然能直视一双双具体的眼睛。对于没有海外关系帮他们奔走呼喊的绝大部分全家都在国内的维吾尔人,失踪得没有一滴水花——不准呐喊,不准质疑,查无此人。每次偶尔点到一些长时间没更新的维吾尔族博主的社交软件页面,我都会默默祈祷他们只是退网了,现充了,但内心那个无法诉说的秘密的阴霾始终挥之不去。

BBC 新疆集中营的报道,其中很多信息,和我17年在南疆采访时跟当地官员接触得到的信息一致。当时成规模化的集中营没有铺开,但应收尽收和强制劳动初见雏形。

我直接问过南疆官员维吾尔族人会因为什么愿意进监狱,真的有所谓的“暴恐”吗?他们轻轻松松地说,就是蓄须啊,头巾啊,手机浏览“外网”啊,转发宗教信息啊。他们会逼迫维族人抽烟喝酒,不服从的也被逮捕。他们告诉我,17年主要任务是维稳,18年是改造,19年常态化。现在回溯,皆成为现实。

关于半强制劳动,我当时进了某个上海援疆的纺织厂,很多工人月薪数百,远低于其他工厂的 1500-2000元/月。我问厂长工人怎么招进来的,他小声告诉我,都是来思想改造的,他们的家人有“问题”,他们受牵连。这跟 BBC 稿子中的 "guilt by association" 一致。

当时,除了见到的各种山雨欲来的迹象,我有个很恐怖的感受:维吾尔族社区被击碎摧毁了。

观察到的一些 facts:
1. 破坏原有的社区,重建大规模安居房,逼迫维吾尔族人离开农村,搬入城镇,失去原有的社会连接。
2. 高失业率。 在农村,很多人无地可耕。盛行斗地主、打台球。
3. 医疗落后。全靠援疆医生支撑。举例:本地医生只能大切口手术或截肢。
4. 离婚率极高,年轻女性被迫早婚早育。家庭内部不平等严重。很多维族男性逼迫妻子出去打工养自己。
5. 维吾尔族人被强行纳入到现代制造业中,原有的生活方式被破坏。他们非常不能适应朝九晚五、工厂流水线的作息。厂长指责他们迟到早退矿工,克扣工资作为处罚。

即使有一天集中营没了,寄宿学校没了,但对于整个民族的破坏性打击,还会延续千秋外代。这些从北美、澳洲原住民的遭遇完全可以预见。

显示更早内容
万象千言

本站话题休闲取向,欢迎使用。以下类型用户请勿注册:激进民运人士、左翼爱国者、网络评论员。

访客查看账户公共页面 (1234.as/@username) 仅显示 10 条最新嘟文,如果需要查看更多,请关注或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