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每当拆逆犯贱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过激派bot上的知名金句❤️

置顶嘟文

登上了远在嘟站的魂器,一点开表情被丰富的可爱表情淹没了………呜呜呜,真的好多表情……………

显示全部对话

时常想要搬去表情多一点的实例但是这个号也讲了很多话不太舍得呜呜呜

2018年11月6日凌晨两点半,家入硝子抽完了最后一根烟。她打开手机开启LINE,准备抓一个倒霉蛋来帮她去便利店买烟。她点开聊天记录,慢慢往上翻,忽的想起几年前也有这样的一天,她在深夜抽完了烟,而当时那个倒霉蛋是五条悟。
她给五条悟发消息,说起来,帮我买烟。五条悟没理她,她站起身,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叮铃哐啷地往教职工宿舍走去。她一推门,门里的五条悟窝在床上把脑袋埋到枕头下面。家入硝子说:起来!帮我去买烟!五条悟说:我睡着了!家入硝子打开手机的照明灯往他脸上晃,此乃针对六眼的特殊作战,五条悟怒吼:你有这工夫来我这儿没没工夫去买烟?!家入硝子扯下他脸上的枕头:去便利店的路比来你这儿远多了。
五条悟没辙了,起床换衣服,家入硝子低着头在那儿刷ins,听到他说:歌姬不是让你戒烟吗,你怎么还不戒啊?家入硝子头也不抬:又没那么容易就能戒。五条悟讥讽地冷笑:就你还好意思当医生呢!家入硝子反唇相讥:没教师资格证的人还好意思当老师呢?
五条悟没话讲了,衣服也穿完了。家入硝子摸出几个硬币给他,他摆摆手说不用,又叹口气说天底下哪有我这么好的good looking guy,半夜帮人买烟还请客。家入硝子把他往门口推,临出门前五条悟回头看她:抽完这次真的别抽了。
这话家入硝子反反复复听了有三次,除开这一次,上一次是庵歌姬说的,再上一次是夏油杰说的。那天晚上她在凌晨冲进男生宿舍,抓一个倒霉蛋帮她买烟,结果居然在走廊里遇到了还醒着的夏油杰。她对夏油杰说我烟没了,夏油杰便自告奋勇地做了这个倒霉蛋:我去帮你买,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太安全。家入硝子说:五条呢?其实也可以让五条去。夏油杰笑了笑:悟早睡了,就别叫他了。他把披散着的及肩长发扎起来,推开家入硝子递过来的硬币,说:我请你,但抽完这次真的别抽了。
说的话都一模一样,真不知道是五条越来越像夏油了,还是这俩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2018年的家入硝子翻着LINE的聊天记录,百无聊赖地这么想着。她不停地往上滑,不停地往回看聊天记录,翻了好久好久,终于翻到了几年前的那一晚她给五条悟发的消息:起来,帮我买烟。
她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好久,退出去,又点进来再看,又退出去。她翻遍了联系人通讯录,看着一个个灰色的头像,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个能帮她买烟的人。时至今日,家入硝子才突然明白一个事实:我没有能依靠的人了。
她放下手机,把额头抵在小臂上,缩着肩膀,非常、非常安静地哭了起来。

本来又想说不性转さしす好像也是这个德行,但是倒也不是!男同不至于天天贴着无辜弱女子硝,但是损人JK必定会干什么都要喊硝♂来帮忙,逛街要喊人来拎包,相约吃甜食也要把硝带上,一开始硝出于男女之间朋友相处的准则能帮尽量帮,被女同烦了之后宁死不屈直言“今天要和大体约会你俩请自便”。但是JK见招拆招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约会之后还要两个人各自带伴手礼在硝实验室门口扭扭捏捏装模作样,喊实验室的其他前辈说麻烦叫一下家入君,其他前辈转告硝:你的两个小女朋友又来啦!
硝:烦了,毁灭吧,改天把她俩都暗鲨。

显示全部对话

性转的さしす感觉更好笑了,不明真相的路过群众还以为硝好福气左拥右抱,硝闻言只有一声冷笑:赫赫,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显示更早内容
万象千言

本站话题休闲取向,欢迎使用。以下类型用户请勿注册:激进民运人士、左翼爱国者、网络评论员。

访客查看账户公共页面 (1234.as/@username) 仅显示 10 条最新嘟文,如果需要查看更多,请关注或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