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赌一百块这部电影不会在中国上映。

《Joker》这个电影真难看,搞不懂评分为何那么高。电影讲述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如何放弃治疗然后杀掉亲人和朋友的故事。情节单调到像纪录片,三观黑暗到以杀亲人朋友为乐。主角一个正常人全程演一个神经病也是为难自己了。为何不直接找个神经病来拍?那不是更真实。现在的观众真是吃饱撑着,喜欢看神经病,还给那么高的分。

公有制消灭私有财产,私有制保障私有财产。你非要问我哪个好,我只能大概说:在社会资源比较贫瘠国家整体落后时,公有制可以集中力量加速发展,当社会资源越来越富足时,需要私有制稳定人心保证社会稳定性。近期马云、马化腾、柳传志纷纷退位,到底是什么原因有大佬说道说道吗?mastodon 现在好像除了动漫和喵喵喵没有其他话题了?

总有一天,“和平时一样”会告终,这一天会来得很快。

欧美资本主义遇到了过去的自己——《马斯克的中国工厂 VS 曹德旺的美国工厂》
mp.weixin.qq.com/s/WEvFl3p18FW

NGA 是一个很会套路 Google 的论坛。每隔一段时间会把帖子公开让搜索引擎收录并加入排名,一旦被收录以后再立马关掉游客可见。结果就是你总是能搜到 NGA 的帖子,但是却从来都看不到内容。是时候把封存多年的火车头开起来了。

小区门口油条也涨价了。问炸油条的大妈“为什么涨价啊?”,大妈说“猪肉涨价了”。一头雾水的问“猪肉涨价和油条什么关系?”。大妈一脸无奈说“我想吃猪肉”。这个逻辑好像没什么错误,而且可以给任何涨价赋予合理的理由。😅

mastodon 3.0 会增加一个实例白名单的功能,这样可以锁住实例,使其不与联盟网站交换信息,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站点。应该有很多的站长喜欢这个功能吧?

胡锡进这个名字频频出现在最近的新闻中。这个人既不是官媒又跟官媒沾点边,他说的话不能当真,总感觉这个人是派出来放烟雾弹的。川普说刘鹤给他打电话,然后胡锡进出来否认。这事是不是很蹊跷?难道是中国高层使用不同层级的媒体唱双簧?或者川普真的在制造波动性新闻实际上为了自己炒股?

玩美服魔兽蹲大角蹲了几个礼拜了,今天被一位热心的小哥拉我一把跨服抓到了。然后教我怎么跨服还带我一起去抓其他的稀有宠物。既开心又震撼,能在游戏中遇到纯粹的热心人真的太不真实了!这种遗失的美好如果在国服或许只有初期的60年代才能遇到。

朝夕相伴多年的好友要离开了,想起之前一起经历的那些酸甜苦辣的事情,真的有很多不舍。他们的离开算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旧的时代过去了,新的未来还有些迷茫。这一次带来的内心的触动不亚于大学毕业时的离别。有点担心,如果最后只有我留下来了,会是怎样孤独的生活。

事故就事故,死人就死人,实事求是一点不好么?非要整成可歌可泣的故事。宣传部门领导的榆木脑袋什么时候能转一下思想?

树莓派官方的风扇板和红白盒子竟然不兼容,必须要卸下来风扇板下边的一排螺丝才能塞进去。还有这个盒子太过于紧凑,估计散热会非常差。

现在薅羊毛的真牛逼啊,Dropbox 给薅出来 3000TB,你咋不上天呢!
操作如下:试用 Business 的团队套餐,首月免费。 然后添加团队用户数量,每1个用户空间+1TB,最高5000个用户(5000TB空间)。开好后疯狂上传数据。到期后超出部分的数据不会被删除,还能下载。

Linux 下 FTP 客户端还是得用 lftp,功能多而且比较现代化。我用 ftp 下载感觉它交互方面比较差,用起来很糟心。同样的 mget 命令会有完全不同的表现。🤔

搞不清楚 Google Authenticator、Authy、TOTP 这几个的关系。到底是使用统一的标准又或只是互相兼容对方的算法?2FA 现在真的太乱了,我看还不如不用。😫

本着对 AWS 的无限好感,几个月前开了一个 WorkSpace 充当云桌面,试用一天后发现问题很多,还不如一个 Windows VPS 好使。于是删掉再也没登录账户。今天忽然收到了 $59 的信用卡扣款。原来在开通 WorkSpace 时,自动设立了一个 Directory Services,这个服务不会随着 WorkSpace 删除而删除。算是很坑爹的,现在给官方提了一个 ticket 看看要怎么处理。

我个人看法:对于某党治理下的某国,很多乱象都是应该抨击吐槽的。但是如果发展成【全盘否定】、【逢中必反】时,就已经走上了危险的道路。这些人应该去接受一下西方种族主义者的肤色歧视,就会发现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并不是天堂。如果再见识一下国人在海外的各种陋习,就会开始慢慢思考:到底是制度引导教育出了这样的人群,还是人群决定了只能用这样的制度?

Show more
万象中文

本站精心维护,域名简短好输入。站内话题无特定取向,是一个适合长期入驻的中文实例。以下人士特别受欢迎:站长、IT大佬、程序员、设计师、各领域专业人员;以下人士极度不受欢迎:民运人士、政治愤青、垃圾外链散播者。